从传统理论、疗法的瑕疵“切入”

栏目:媒体报道

日期:2021-6-22 11:20:17

介入治疗存在严重缺陷:虽然,理论上认为介入化疗可以破坏血管内膜,栓塞剂阻断肝动脉对肝癌的供血供氧。但是,由于肝癌周边的动、静脉交通支血运丰富,暂时阻断的肝动脉一周后可以再流通,事实上,把肝癌彻底“渴死”、“饿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同时,由于肝癌病人80%以上合并肝硬化,每介入一次都会大量破坏正常的肝细胞,摧毁一次肝功能,加重一次肝硬变,多次介入后往往导致病人不是死于肝癌本身而是肝功能衰竭。因此,很多单发性中、小肝癌与彻底切除后的肝癌病人,由于盲目介入白白断送了最佳治愈良机。
      肝癌手术并非完善:外科手术治疗肝癌决非一刀下去就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因为,肝切除国内外、医院、医生之间已经很规范,区别只是手术做的难易度而异,而共同面对的术后复发问题是一致的,不变的,这一结论已经被全世界证实过千百遍。实际上,切除了癌块只能说是迈出了复杂治疗过程中正确的第一步,为后续治疗奠定了基础,赢得了时间。而防止肝癌术后复发应依靠第二步采用药物治疗来完成,两步不可缺一,次序也不能颠倒。关键是:问题往往出在人们对外科手术的期望值过高,以为切除后就没事了或者治还不如不治适得其反。不仅如此,肝切除时阻断入肝血流还会严重损害肝功能以及因误输污染的血液引起乙肝、艾滋病等的传染。肝手术的最新理念是:术中不阻断入肝血流在不缺血缺氧常态下肝切除最好,少输或不输血大有禅益。
      传统的化疗从理论到方案已经过时:国际上公认“化疗治疗肝癌效果最差”。化疗引起的脱发、恶心、呕吐、无法进食等严重的副作用,不仅造成病人肉体的痛苦折磨,还要承受心理、心灵上失去人格尊严的精神摧残,等于是“重受二苒罪”。国外最新的研究报道:化疗还会削弱免疫力以及导致4/5的病人出现失忆、间歇性痴呆等“化疗脑”的后遗症。其实,病人身上表现出来的这些中毒症状只是冰山一角,更深重的药毒药害远远超出正常人体所能承受的生理极限,是不可逆的。化疗存在的问题最根本原因是:几十年不变陈旧过时的理论与方案缺少创新与更替变化。
      科学理性评价肝癌的肝移植:一般人认为,肝癌连同病肝一个细胞不留的切除,换上一个完全健康的异体好肝,永远不会再长出新的肝癌了。可事实恰恰相反,据统计,中、晚期肝癌肝移植的病人,术后绝大多数在短期内复发。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严肃的难以逾越的科学问题。也就是说,一、免疫系统对外天生就有排除“异己”的功能。肝移植时,为了保证移植新肝的存活,必须在术中、术后连续应用一些防止排异反应的免疫抑制剂,全身免疫系统受到药物的持续压制,打乱了体内潜伏的癌基因等致癌因素与自然免疫力之间的生物共生平衡关系,新肝的成活是以付出牺牲免疫力和肝癌的再生复发为沉重代价的。表明肝癌的生物活性受免疫系统功能与免疫力强弱的调控,直接决定着肝癌的发生、复发与否。二、免疫系统对内主要起保护、防火墙的作用。肝移植后由于免疫系统遭到过度抑制,导致平时处于“休眠”状态的癌干细胞(良性)等致癌因子失去约束,由“良”变“恶”生成新的癌细胞,回游到宿主肝脏→肝癌。表明肝癌病人的身体与正常人(如单纯重度肝硬化的病人肝移植后从来不长肝癌)不同,属于一种先天所固有的隐性“癌性体质”,是产生肝癌的基础,也是复发的根源。它再清楚不过的告诉我们:要想防止术后复发治愈肝癌,必须进行全身整体治疗,提高免疫力最重要。所以说,单就中、晚期肝癌而言,肝移植并非治疗的最佳手段。但是,它启迪我们应加强对肝癌病人全身免疫系统机能研究的力度与深度,以求取得突破。